梓函

抗双北大旗

part1.落忘川

“哐当”兵刃落地,待那贼人走远,李云聪再也坚持不住扑倒在地。

方才与倭寇一战,他胸口正中一刀,此时已是意识散尽。现在才倒下也不过是不想在敌人面前示弱,凭借一口气撑到现在。

想来他李云聪这一生虽短,却也是惩奸除恶破案无数,虽身处官场却也一向不畏强权。一身武艺未能从军,如今为国捐躯,上对得起朝廷皇上,下对得起黎民百姓,也算没有遗憾了。

缓缓闭上眼,享受着临死前的片刻宁静。都说人之将死,所看见的都是平生最为牵挂的。

想来他这一生无妻无子,父母也已先去,唯一挂念的如今也已有人照顾,也算是了无牵挂。

却不曾想,眼前竟是从未见过的景色,诸峰连绵,层峦叠翠,云雾萦绕好似仙境。

眼前人一袭蓝衣,披散三千暮雪,倒有些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细细看去,那人眉眼竟与自己颇为相似。

再看那人身后为他挽发的少年,明眸皓齿,一双清澈星眸满是深情笑意。

撅噘嘴念叨着:“弟子才不想修道成仙,只愿陪在师尊身边,为师尊挽发做羹,乐得自在”说着扬扬头,带着少年人的肆意张扬,颇为洒脱。

“简直胡闹”那人面上严厉淡漠,语气带着些许无奈,却掩饰不住眼底那丝丝宠溺,只是身后之人未曾看到罢了。

正是温馨时刻,岂料突然画面一转,却是那少年浑身浴血,行将魂飞魄散。

蓝衣仙人紧紧抱着少年,面上再不是那份淡漠,紧皱的眉眼,湿润的眼角,微微颤抖的臂膀无一不诉说着他此刻的焦急担忧,与害怕。

没错,李云聪能很真实的感受到眼前人是在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他,害怕失去那个说愿意陪伴他,愿意为他挽发做羹的温暖少年。
这种感觉千年修道他从未体会过,却再也不想体会,这种害怕令他刻骨铭心,再也忘不了。

见此,少年倒是越发胆大起来,带血的手缓缓抚上自家师尊的眼角,拭去那颗晶莹。

扬了扬嘴角笑的灿烂“师…师尊,不要伤心,弟子得师尊以莲藕为身续命,又以天墉城灵气滋养,受师尊百年相护尊尊教诲,已是知足”
“只…只可惜,师尊厚爱,弟子怕是无法回报万一了,若……若有……”

还为说完,便被那蓝衣仙人打断“不必再说,为师当日允你下山了却前尘,收服妖狐,是为师之过,你当初既因为师重生,为师自然能救你第二次”说着运气法力向少年渡过去,可强大的法力到了少年身上却似无底洞,没有一丝反馈。

少年似乎想去握住输送法力的手,却只动了动手指,终是失了力气,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人清秀的眉眼,像是要刻进心里。

少年微微动了动唇“师尊,您…快停下,师……师尊即将修得仙身,不…不能为弟子……徒…徒损修为”

似是没听见怀中人的话,蓝衣仙人没有一丝要停下的意思。

“平日就你话多,怎伤重至此仍不消停,为师说救你,自是能救,何须你多言”一瞬间加大法力输出,蓝光铺天盖地的溢出凝聚着少年将散的魂魄,也拉回来少年的丝丝意识。

口中鲜血被强行吞下却无法阻止丝丝猩红溢出嘴角,巨大的法力消耗让他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显苍白,挂了血的嘴角更是刺眼。

少年见状拼命挣扎着要起身,却被牢牢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只得拼命大喊
“师尊快停手,快停下来啊”
“师尊,不要”
“师尊快停手啊,师尊,师尊……”

这边少年不断挣扎,却听蓝衣仙人大声喝到“哪吒,你且听着,这逆天之事为师已然做下,无论结果如何,为师定会去寻你,这千世万世你可等得?”

再无挣扎,此时少年早已泪流满面,毫不犹豫对上那人灼灼目光,安心一笑。
“师尊错爱,弟子自是等得,弟子自此立誓这千世万世除师尊外,弟子若与她人欢好,定不得善终。”

两人相视一笑,眼中只有彼此,眸中是化不开的深情。

“哪吒,你记着冥界有一忘川,此地引新魂,俟归人。为师便在此处与你共渡忘川入后世轮回,不饮孟婆汤”

“是,师尊,弟子定当牢记”说着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于茫茫人世。

“等我”几乎同一时间,云聪和紫胤说出了同样的话。

再次睁眼云聪已是身在忘川,如今魂魄离了人世,他自是想起了过往,可他逆天行事,玉帝的话让在耳边回响。

如今他是否应该等那个已然忘了他的少年,是否要继续走下去。

但他知道他只要抚上三生石,他便能看到他惦念一世的人——荣广海。

可他不看也知道,今生那少年定然过得不好,那不得善终的誓言仍历历在目。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