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part 2:黄泉相遇?

紫胤提灯守在这地府之外,幽冥入口,日复一日不知守了多久。在这阴间,虽有日夜,却不见日月星辰,如大漠黄沙吹起无法辨别。


起初还有引魂的使者前来引他入轮回,可他不愿,硬是把前来的鬼差都劝回去了。


照常理怎会容人魂擅自决定去留,可这紫胤真人本已修得仙身,跳脱六界,免了轮回。只因其逆天行事散尽修为,被罚受这轮回之苦。如今,他守在幽冥不入地府,却也无人敢来触这位的霉头,反正不惹乱子,便随了这位做个孤魂野鬼。


这日,他照旧等候在这黄泉路上,见一孩童,脚踩曼莎珠华,身子轻盈,这般做了鬼也不老实的除了他那顽皮徒弟哪吒还能有谁。只是不知为何哪吒已魂归幽冥,却是孩童模样,不过这些疑问早已被重逢的喜悦冲走。


紫胤缓步迎上去,轻声唤了声“哪吒”可那孩童似是不认得眼前的人,疑惑的看着紫胤,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问到“咦,你认得我?” 随后又一脸震惊的指着紫胤“你是那位已故的顺天府尹李云聪?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很明显这孩子记得自己是哪吒甚至知道他生前身份却不记得自己的师父紫胤真人了,紫胤曾无数次想过他们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相见陌路物是人非了吗?


见李云聪没有反应,那孩子又继续说道“也难怪你不记得朕,你虽为四品府尹却上任不久便为国捐躯,你年纪轻轻以身殉职守住大炮,拯救我大明数万将士,此事你居功至伟,朕自是对你多加注意的”那孩子一板一眼的说着到有些帝王之气。


言下之意,我就是大明皇帝朱元璋,你我虽未谋面但自己的手下还是认得的。


此时紫胤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是波涛汹涌。真是一道惊雷未平,又一道闪电劈下。


原来自己一生效忠,未曾谋面的君主竟是自己一直想要寻找,想要等候的人,紫胤摇摇头,叹真是天意弄人。


突然想起他被罚入轮回时,玉帝曾问他,“今日如此执着,他日若是重逢即陌路,可会后悔?”

“紫胤,不悔”当然他回的决绝,原来是这般因果。突然苦涩一笑,缓缓运起法术,探知之术摄入哪吒脑中。


惊讶之余又有一丝庆幸,原来这只是哪吒的一魂一魄,只有他今生和借莲藕重生之前的记忆,怕是当初哪吒魂魄新聚受不住轮回之力冲撞四散开来。


如今这一魂一魄三在人间,那二魂六魄自然也在,只要他在此等候便一定会等到。燃起希望便无论如何也要留住这一魂一魄,否则怕是生生世世都要错过了。


“哪…皇上,你可还记得自己的前世?”紫胤有些试探的意味,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人如今还有几分哪吒秉性,又或者他更喜欢朱元璋的生活不愿在提前尘。


“自是记得,我李哪吒可是天兵天将,是他李靖有眼无珠”仍是霸气侧漏年少轻狂,眸中满是倔强却掩饰不住那一丝苦涩。那脱口而出的李字,何尝不是对亲情的眷恋与渴望。


紫胤看着这样的小哪吒满是心疼,想来他为灵珠子转世出生有异,世人愚昧被父亲亲人厌恶,未曾尝到父爱,未曾受人教导。虽是顽劣叛逆了些,却是重孝忠义一身正气之人。


东窗事发,为了不牵连他人更是削骨还父,削肉还母,说到底不过是个可怜的孩子罢了。


想到这紫胤不由得蹲下来将哪吒紧紧抱在怀里。“哪吒,从今以后让我照顾你,好吗?我永远不会丢下你,再也不会留你一个人了”


小哪吒闻言浑身一震,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人如此待过他了,就连最疼他的娘亲也没有说过不再留他一个人这样的话。


他永远都忘不了,他一直敬爱当做英雄的爹娘会将小小年纪的他弃之荒野,任他拼命追赶哭喊,也未曾换来他们片刻停留。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个个夜晚,他孤身一人躲在山洞里,在这荒郊野岭中,听着虎狼嚎叫,饥寒交迫,瑟瑟发抖,却无人问津。


直到后来被黄将军救走,辗转回到那个所谓的家,却再次被逼得削骨割肉。当时没有流下的泪,如今一滴滴落下染湿了紫胤的衣衫,也砸进了紫胤的心里。


坚强倔强如哪吒又有谁记得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呢?又有谁知道一个孩子有多么渴望陪伴又多么害怕一个人呢?


紫胤紧紧的搂着小哪吒,声音已有些哽咽。

“你若愿拜我为师,从今以后,你我便相依相伴,再不分开”

“弟子愿意,弟子,拜见师尊”小哪吒连忙跪在地上,向紫胤行礼。

紫胤伸手将小徒弟扶起来,如此熟悉的场景,如此熟悉的人,紫胤扬起了恢复记忆以来第一个笑容。


“好徒儿,为师要在此等候一人,你可愿随为师一起,若……”

“弟子当然要和师尊在一起,师尊说过再不留弟子一人的”话未说完便被哪吒打断了,紫胤便看见自家小徒弟咬着唇,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拽着自己的衣角,一副你要走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为师自然不会骗你”宠溺的拍了拍小徒儿毛茸茸的小脑袋,牵着小徒儿的小手回了住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