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罪与爱同歌(微笑&美男)

●仍旧双北双视角
●仍旧ooc
●与我家亲爱的八度合作,表白打call@酒娘 
●仍旧带链接:https://m.weibo.cn/1837869957/4217043907243217 

何美男视角

【炅哥,真的值吗?】

【张伟,你我兄弟这么多年,你觉得问这个问题有必要吗?】

【行吧,你想好了我也不拦你了,但从今往后,你我再不是兄弟。】

【……好啊。】

【我只有一个好兄弟,他叫何炅,我认识的他已经死了,虽然你们长的像,但我可以肯定,你不是他。】

【嗯,我是何美男,监狱长,我来探视微笑哥哥,方便吗?】

【他在监区浴室,你去吧…喂,等等……只有十五分钟,抓紧时间。】

【多谢,不过…我不会为难你,自然不会在这里做些什么。】

【哦,那…就此别过,山水无相逢吧,保重。】

【保重。】

张伟你个臭小子,我没看走眼。

………

“你笑什么?”

“嗯,我只是觉得开心,在这里,我们可以无拘无束的,可以天天在一起。”

这倒也是真心话。

看着这成片的马蹄莲花海,我唇角的笑意渐浓。

如此美景,良偶在侧,怎不开心快活。

“这确实值得开心”他点点头,由衷的微笑着附和我,“誒,跟你说嘛,我到现在都觉得这是在做梦,要不你掐一掐我,我看疼不疼?”

眼前的这个人可谓是变换无穷,如恶魔又似天使,时而冷酷无情,时而光芒万丈,可是,独独在我面前,他怎么就能像个智障?虽然,这种表现有些可爱…我眨眨眼,顺手在某人的腰间拧了一把,“你现在觉得,这是梦吗?”

“疼疼疼嗷——!美男谋杀亲夫啦哈哈哈~”

“呸~”

“美男我们要不要来做一下爱人之间的事?你的微笑哥哥有些担心,刚刚那一掐,可能会导致肾亏…”

“……so?”

“嗯,我觉着趁自己还能动弹,我们应该多互动。”

“那我觉得,现在你可以圆润的从我眼前消失。”

“why——!?”

“因为你叫错了我的名字啊。”

“我知道你叫什么,炅炅嘛,可我还是喜欢叫你美男啊?美男、美男、美男~”

啊,这个人,真是……

实在是忍不住,于是我故作嫌弃的冲他翻了个白眼,“老大不小的人了叫那么肉麻,恶心~你真的是太恶心了!”

马蹄莲独有的清香伴着夜风,轻柔的与正在嬉闹的我们扑了个满怀,相爱的人自然默契满分,我们同时停了下来,又异口同声道——

“真好。”

嗯,这样就够了。

张伟,谢谢你,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撒撒,只要可以每天见到你的微笑,我无怨无悔,有些事,你不必知道。

【大家好,我是我们团的忙内小幺,我最小我十八岁。】

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在自己的天空绽放着不一样的烟火。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纯洁善良,活泼可爱,他也说我涉世未深,有一颗童心,他还说希望我能永远这般天真烂漫,他也是这么做的。

演艺的道路并不好走,但十年间我却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我知道这是他在面对风雨,将我护在身后。

年纪渐长我也愈发稳重,我有着自己爱到不可自拔的他,也有着非做不可的事,更有着自己不得不完成的使命。

在他身后我没见过雨,却也躲不过这世间种种,也逃不过爱恨情仇。太多的束缚,偶尔向往自由,偶尔满足眼前平静。

在仰望黑夜星空时,憧憬蔚蓝天空。

想要沉溺于他眸间的星辰大海,又不得不强迫自己醒来。

我就这样,在不断的内心争斗中,历经团内数度分合中,捱过了十年。

【小何,证据已经差不多了…你干这行这么久,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吧?】

【……我知道,局长您放心,现在时机未到,请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让您满意。】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也跟着空了一块……

看着眼前洁白的马蹄莲,圣洁虔诚,优雅永恒,清雅而美丽,它代表着“忠贞不渝,永结同心”。  

这是我和微笑哥哥最喜欢的花,那般圣洁高贵,那一刻在我面前却是那般刺眼,刺的我不敢睁眼,刺的我泪流不止。

电视中关于他的报道层出不穷,天王巨星一夜之间成了作恶多端的杀人犯,一代天王的陨落,有多少叹息又有多少乐于看戏。

有多少人惋惜那个才华横溢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的天王,就有更多的人落井下石,坐看笑话。

法律是什么?它约束着那些恶人的行为,却约束不了他们的心。它惩治了多少作恶多端的罪人,又让多少太过高明的罪人逍遥法外。

听着他如我计划落入法网,我却没有半点完成任务的成就感,不只是因为我爱他,还因为我了解他,也懂他,他的正义是现在社会给不了的。



无论是曾经他一次次除去障碍或者社会的败类,还是最后一次为了我而鱼死网破,我虽不赞同他的做法,却也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错,黑暗之中尔虞我诈,谁又能说荆棘之中求生存有错呢?又有谁,可以像他一般,秉承着一颗惩恶扬善的心,哪怕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也要坚持到底。



这世界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更没有绝对的正义,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有光照来就会有阴影滋生。



世界本浑浊,罪与爱同歌。



作为一个善于伪装易容的资深卧底警察,这是我第一次在执法后却后悔如此,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和法律抗争,这是我第一次有了私心,想要护他周全。

褪下警服,拿上手枪和警官证,我做了一个我人生中第一次任性却无悔的决定,跟随自己的心,踏进监狱,重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笑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圣洁的马蹄莲也有染成红色的时候。



我潇洒的离开,也开始了我的计划。

这个案件从始至终都是我处理的,从以何美男的身份出现取代何美女进入NZND,到身份曝光之后的种种,都是我为了接近这个龙虾帝国的小王子而计划安排的。

他除掉的人都已无法开口,除了我便再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些事与他有关,没有了人证也没有物证,谁都无法定他的罪。

这就是作为警察一切都要靠证据的弊端,而最后一件事,所谓的罹难者何美男,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都是我为了让他再次犯罪,从而将其逮捕一手策划的。

早就知道他会落网,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他会从此脱离何美男的世界,继续他的人生。

我从不知道原来我爱他,竟然爱到希望自己数十年来费心费力的任务功亏一篑,我竟希望他能逃过我一直奉为信仰的法律。

只是天不遂人愿,没想到这么快他便落网了,这也证明了我在他心中的位置。

救他的念头一旦决定,也意味着我将告别我热爱的工作,甚至,以后我将不复存在,但我不在乎。

从监狱离开时张伟塞给我一张字条,上面写的是:距离他被执行枪决还有一周的时间,祝你好运。

一周,足够我扭转眼前的局势。

四天后,一具足以瞒天过海的尸体被发现在人流量最多的街头,他的衣袋内,一封罹难者何美男生前对于舆论暴力的指控,以及对背后搞事者的恨意的自述,还有一份带着欲对其除之而后快的详细计划书和认罪书,这就是撒微笑无罪的铁证。

最后由警方对外公布这个消息,换撒微笑以自由,顺便他还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不过撒微笑那个笨蛋虽然得以解脱,离开前还是把那笔钱捐给了福利院。

果然,我爱的人,究其本质,还是善良的。

而谁又能想到几年前年前因车祸被替代的不是何美男而是何美女,也不会有人知道为了避开舆论暴力而做戏,车祸死亡的何美女会以这样的姿态躺在人群之中,更不会有人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以美男身份活了这么多年的何警官,如今名唤炅炅。

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如今的撒撒炅炅是何等的潇洒快活。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