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痴情枉然(下)

仙梦昆仑衍生
仍旧双视角
ooc
@酒娘 与我家亲爱的四度合作,撒花~

田玉篇

我叫何田玉,是昆仑派的大师兄,我已经233岁了。

这是所有人都难以企及的年龄,而对我来说却刚刚成年,说我天资聪颖也好,说我颇具慧根也罢。

那些心法口诀于我而言似是与生俱来,像是听过无数遍,早已熟记于心。

师父对我的器重,师兄弟对我的崇敬与疏远,我都看在眼里却一点也不在意。
对我来说修炼好仙法,帮师父打理好昆仑,守护这天下苍生不受侵扰,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数十年如一日为这个愿望努力,早已磨尽了少年的朝气,师父从不让我踏出昆仑,儿时还会偷偷往山下跑然后被师父抓回来责罚一番以失败告终。

后来师父给我讲了人间的幸福喜乐美文趣事,也讲了妖魔肆虐,哀鸿遍野。

他说只有练好仙术才能降妖除魔才能守护好那片净土。于是我整日修炼,只想在下山时能看到人间的美好壮丽,感受师父说的幸福喜乐。

再往后我便没了下山的心思,日常的修炼和门派的事务已经花费了我全部心思。

我曾以为我会这样日复一日过上千年、万年,直到生命的尽头。

直到十八年前我在山门前抱起了那个被遗弃的女婴,我抱给师父看时,师父什么都没问,只是叹了句“天命”便收她做了徒弟,还让我照顾她。

说来奇怪,她经常哭闹大家都拿她没办法却总是在我抱起她时停下,对我露出四颗小门牙。

刚开始照顾她,我总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还好我在后山遇见了一位不知什么时候来的门童,一头银丝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帮我照顾师妹,可以看出他很喜欢小鬼也是真心对她好。

我们经常在后山看桃花,聊外面的世界,聊小鬼。

他经常嘲笑我对外面一无所知,嘲笑我死板不像个孩子,嘲笑我对事物没有用好奇心嫌弃我表情太少。

也不知道是和他呆在一起太久还是怎样,师妹也被他同化了,一样的不把我当师兄,一样的活泼爱和我唠叨,一样的……可爱。

虽然常常听他们唠叨,可我不得不承认我很享受,因为在他们面前我觉得我像一个普通人,我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关心,即便那个人总是嫌我嫌的要死。

后来小师妹说她爱我,想要跟我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但我同意了,不顾门规的答应了。因为我答应过那个门童要好好照顾小师妹,让他开心快乐,也因为我从来没有拒绝过小师妹的要求,我想我应该也喜欢她吧。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小师妹总是把我逗的哈哈笑,自从她的到来我的生活有趣多了。我想我是爱她的吧

直到仙侠大会,为了帮小师妹解围,也为了除了三界的一个祸患。在我发现甄厉害是个魔头之后,我便寻找时机除掉了他。

我伪装的很好,也成功嫁祸给魔教教主,虽然我知道其中不乏撒皇子的包庇,蓉师姑的纵容,只是这个教主也非善类,一心想复活乌皇元神为祸苍生。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生在世想不到的事太多了,查案过程中,我们的恋情曝光了,他的身份曝光了,甚至我只是一块玉,我一心想要除掉的魔头就在我自己身上,原来日后为祸苍生的是我,我才是罪恶的源头。

当我知道可以用三味真火烧毁乌皇元神时,我便做了打算,看着小师妹的坚决,看到蓉师姑的不忍,看到徒儿的不愿,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的。

“我同意用三味真火,起炉,现在就烧”

意料之中的答案,明明是自己决定了的,却不知为何一阵失落,说不出是伤心还是难过,完全没有听到其他人的意见,带着一丝赌气
“我也同意”

转身离开,不去理会众人的呼唤,这样才不会被别人发现眼角的泪。

在得知身份的那一刻我便都想起来了,我本是蓬莱的无瑕灵玉,孕育在蓬莱湖底,那时我还未成人形却通了人性。

我每日看着撒皇子习武修行,听他对着湖面诉说心事,我拼命的吸收灵气想要陪在他身边,陪他喜怒哀乐。

就在我快要化成人形时,却被当作为昆仑掌门庆生的礼物,送到了昆仑。

从那以后,我化身为人做了昆仑的大师兄,忘了一切,也忘了他。

可想起来又如何呢?他的心里也没有灵玉也不会有田玉更不会有现在的何田玉—一个杀人凶手,一个带着乌皇元神的人,一个随时会为祸苍生的人。

扫除三界障孽,留下清净乾坤。

他自始至终都是那个心系天下的蓬莱皇子,即便一头银丝白发,他的骄傲,他的心怀,也不曾变过。

那让我来守护这个天下,还你清净乾坤,如何?

我不顾小师妹的阻拦,她虽有时胡闹任性,却分得清是非对错。我想她应该理解的。

九幽台上,我将自己锁住,等待师父的处决。我当然知道人在虚弱时容易被另一个灵魂吞噬,所以我选择了消魂钉,他锁住的不只是肉身,还有元神。

消魂顾名思义,我自是愿意以自己元神为代价牵制住乌皇元神。

我在九幽台上呆了数日,我能感觉到身体的虚弱也能感受到元神的消散,我甚至能确定,师父出关那一刻应该是我元神散尽之时,我会牵制乌皇到三味真火吞噬这具身体。

却意料之外的见到了撒皇子,原来他还会来劝我。他是不是对我还有不舍,还不希望我死。

赌气似的与他犟嘴,然后告诉他就当是赎罪罢了。我只是希望自己干干净净能配得上喜欢他。

我想用天下苍生当挡箭牌应该是我们都无法拒绝的理由了。

令我震惊的是他竟然说有其他办法,更是霸道的帮我解了束缚带走,我想说些什么,却在消魂钉拔出的瞬间失了所有力气,摊倒在他怀里。

还没来得及想他有什么办法,也没来得及享受他的怀抱,我便晕了过去。

元神的损伤让我昏迷了数日,也失了很多记忆,我甚至忘了小师妹,忘了师父,却唯独记得那个满头白发却笑的灿烂的人,记得桃花树下我们畅谈百家,用语言遨游世界,记得他让我好好照顾鬼师妹。

我拼命跑去九幽台,却只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跪在地上,流下来二百多年的第一滴泪,也流尽了我这一生的泪

你留给我凤凰金翎又有何用?它能活死人肉白骨又如何?

你可知三味真火中,我连你的骨都不曾看到。

你可知我修得一身仙法,妄想守护苍生,可到最后我连我爱的人都救不了。

你可知我罔活百年,连自己的心都看不透。

何必,灵玉化为人
何必,重逢桃树下
何必,青丝恋白发
何必,此生唯忆君
何必……
为何,留我独自伤?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