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双北】爱不可及·下

首先给我家亲爱的打 call@酒娘 
双北双视角
ooc勿上升真人

爱不可及.何炅篇

我是MG集团的总裁,从我接手公司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夜以继日的忙了一个月我终于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看到了我的手腕,稳住了自己的地位。我终于能去找我心里的那个人了。

一切都源于我第428次离家出走,来到一所舞蹈学校,开启我梦寐以求的舞蹈生涯。

第一次上舞蹈课,我激动的control不住我寄几,随着音乐舞动,在音乐中放飞自我。我很享受那种感觉,在舞蹈中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脱离了一切束缚,那般自由自在。

以至于自我介绍时,我很郑重的告诉所有人,我喜欢跳舞,跳舞是唯一能给我快乐的事。

就在我持续的放飞自我时,一个身材健硕穿着紧身舞蹈服的男子打断了我。

他就是我的舞蹈老师—撒贝宁

我们扯了些有的没的,我承认他的声音很好听,他堪称完美的身材,在黑色舞蹈服的映衬下凸显的淋漓尽致,让我有些心不在焉。

我们的对话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一副扑克脸让人有一种生人勿近的feel,只是迎着他深邃的目光,竟让我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这个人,有点意思。

这两天没有他的课,我竟有点想他,拍了拍脑袋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的课便开始了。

只是今天很奇怪,课上他一直在看我,时不时的对视我们总会相视一笑。

我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很温暖很舒服,我想如沐春风便是如此吧。

从那以后我便很喜欢逗他,在他面前我总是上串下跳各种搞怪,他也总是被我逗的哈哈大笑,我喜欢看他笑的样子。
我想我愿意这样逗他一辈子

那天放学后,我因为要打扫教室而走的晚,却意外碰到了回教室取东西的撒老师。

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竟跑过去告诉他“撒老师,你笑起来很好看,应该多笑笑。”

“我平时很凶么?”

看着他歪着头疑惑的可爱模样,我强压下想要勾起他的下巴,吻住他的冲动。想起他是自己的老师,我竟有些窘迫与慌张,像是被人发现了小秘密。

挠挠头随便和他扯了两句,我竟然还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什么“撒老师好帅,好想嫁”的荒唐话。甩甩头什么好想嫁,怎么也应该是娶回家啊,心里默默吐槽,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加了句班上同学都这么说,见他没有起疑,我才暗暗松了口气。

后来的日子,他果然爱笑了,那抹醉人的微笑也让我彻底沉沦。

于是我选了一个非常好的日子,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尴尬的日子—4月1日,我买了戒指,想要向他告白。

我想过如果他答应了,我就带他远走高飞,用一辈子照顾他。如果不答应,就当作是愚人节的一个谎言,我们还像以前那样。

只可惜是我想多了,因为我根本没来得及向他表白,因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你是谁呀?找我有什么事么?”

在我还在以为他是愚人节故意整我时,他已经拿着讲义离开了,留给我的只有他的背影和一句“我要开会,有事明天说吧”

那句我准备已久的“我爱你”没有说出口,那句想回答他的“我啊,就是想爱你一辈子的人”也没有说出口。

如此出师不利,我只当是自己选错了时间,并未多想。

接下来的日子,他似乎一切如常,与我说笑,上课,却又好像一切都变了。他额外给我加了很多舞蹈课,似乎占据了我所有时间,他给我的理由是我昨天说的那句“跳舞,是唯一带给我快乐的事。”

我没有去纠正他那句话是我一个月前刚开学时说的,而我昨天说的是“与你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事。”反正能每天和他一起跳舞,我才不介意是什么理由呢。

只是他最近怪怪的,他经常忘记一些事甚至是我刚和他说的事,他还经常记乱一些舞蹈动作。

我很担心他,可他只是说最近太累了,没休息好才有些精神恍惚。我只能劝他好好休息,我想或许真的是最近练习太累了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到了四月末,临近我的生日,我们约好一起去巴黎玩。我悄悄带上了上次没有送出去的戒指,也没有告诉他我想在埃菲尔铁塔下向他求婚。

只可惜天意弄人,家里的人在机场找到了我,他们拉着我,不让我去找你,我看着你喊着我的名字穿梭在机场中,却抓不到你,拼命的喊他的名字,却无济于事。

有一瞬间我们对视了,我以为你会看到我,因为我们离得并不远,可你眼里的陌生让我心慌,听你喊着我的名字,带着陌生的视线在我身上划过,没有片刻停留,像是听不到我的呼喊,离我越来越远。

几步之遥 一生距离

泪水打湿了他的日记本

原来你忘了我的样子,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却记得我们的机场之约,记得我的名字,记得找我。

对不起,是我发现的太晚丢下你,独自守着黑暗;对不起,是我不辞而别错过了一生。

也谢谢你,忘了一切忘了自己唯独记得我;谢谢你,不怪我的不辞而别,把它记成你的告别。

你说死别不如生离,我愿死生作相思

一辈子三个字说来容易
却没说然后能在一起
只是
爱,不可及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