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最好的结局(美男&微笑)

听何老师的《最好的幸福》开的脑洞,来自何美男视角的自述。
当我预祝大家元旦快乐吧🎊


窗外夜幕已经来临,黑暗吞噬了最后一丝光明,昏沉沉的天就如同我的心陷入黑暗的沼泽,任我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

我今天把自己窝在房间没有出过门,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人,我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交了不少朋友却都是酒肉关系。而真正关心爱护我的两人昨日一场婚礼,双宿双飞。此时,应该在法国甜情蜜意你侬我侬吧!

不知为何,今日的我异常的念旧,或者可以说,与他重逢的这一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我们曾经一起唱歌一起打闹的日子。

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十六岁,我认识了那个经常带着微笑的阳光男孩—撒微笑。他总是带着微笑,自带治愈能力,每次看到他,我都如沐春风莫名抛开烦恼开心起来。

第一次见面他便揉着我糖果色有些杂乱的头发“美男,我大你两岁叫我哥哥吧,以后我会照顾你。”
看着他的笑脸我心里暖洋洋的,一句“微笑哥哥”脱口而出。

之后的日子里,他果然如他说的那般,对我百般照顾,渐渐地我也愿意和他分享我的秘密我的心情。当然这并不包括我对他的情愫,他也总是微笑着陪我享受快乐分担伤痛。

可惜幸福总是短暂的,好景不长,因为一场车祸,姐姐替代了我的身份,帮我继续我的梦想。可终归纸包不住火,我们暴露了。

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让姐姐得了抑郁症,而我也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期间也只有微笑哥哥一如既往的愿意陪伴我开导我,他的微笑便是那段时间我黑暗的世界里唯一的光亮。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经纪人的死亡让我们NZND彻底解散。
各自单飞的我们都很艰难,也默契的没有再联系过。直到一年前,我们为了完成对观众的承诺,举办了NZND十周年演唱会,阔别十年再聚首,每个人都变了。

微笑哥哥带着墨镜,披着厚重的西装外套,他不爱笑了把自己伪装在厚重的面具之下,没有了曾经的温暖气质他变得冷咧让人难以靠近。

与他久别重逢的握手拥抱,都毫无感情像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无一不显露着疏离。

期间的演唱他都没有多和我说什么,只是按部就班的做着该做的事。

直至散场离别我们对视良久,我能感受到他似乎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她,还好吗?”

我自是知道那个她是谁,我明白的知道微笑哥哥的心在哪,就如同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对微笑哥哥的心意一般,自然也明白我们中间隔着的是什么,不只是时代身份,还有两颗心的距离。

十年来,我对微笑哥哥,微笑哥哥对姐姐,我们的心我们的情从没有变过。
“姐姐已经痊愈了,我们一会儿去看看她吧”
“她很想你,微笑哥哥”
停了几秒,我还是说出来这句让我心碎的话,因为我不想看到微笑哥哥担忧的神情,王子只应该微笑的。我也不想看姐姐思念的泪水,他们都应该幸福的笑。

我自是知道这次见面意味着什么,或许从此以后我那颗卑微的心,就只能压在黑暗中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光明了,可那又如何呢?这颗心已经压了十年了,应该已经习惯黑暗了吧。

我也曾想过,如果哪天微笑哥哥爱上别的女孩儿,我就把他抢回来,只做我的微笑哥哥。可他爱上的是最疼我的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他们两个都是我想守护的人。

他们果然在一起了,我们三个住在了一起。因为姐姐说我是他唯一的弟弟,这样方便照顾我,而且我和微笑哥哥感情也好。

而微笑哥哥也笑着说“对呀,一起住吧,正好,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们姐弟的”多么熟悉的话呀,正如初遇时一样,只是多了一个他最爱的人而已。我苦涩一笑,最终还是同意了。

住在这真的好每天都有微笑哥哥做的早餐,可最常听到看到的就是他们的甜言蜜语和暧昧互动。

我总是故作不在意的开着玩笑“喂喂喂,你们秀恩爱要不要这么公明正大,少儿不宜少儿不宜”遮住自己酸涩的眼睛,逃似的跑回房间,独自舔着伤口抚慰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我也曾在去哥哥房间时,看到他们做爱情的事,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悄悄的关上门默默退出房间。

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间,把自己陷在被子里,仿佛能听到自己心碎裂的声音,泪水不受控的流着似乎有流不完的泪,我拼命的压低自己的声音,不敢让别人知道更不敢让他知道我这颗卑微的心。

一次又一次的心碎,本以为已经麻木了,可每次心还是那么的痛,痛的我喘不过气来。

直到昨天,我完成了我这辈子最后的事,帮我最爱的人和最亲的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看着他一身西装帅气登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比以往每次都要明媚,带着他独有的温暖气质看着美丽的新娘,眼里是化不开的柔情与宠溺。

看着这样一对佳偶,还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笑着祝他们幸福,眼中是压抑不住的泪水,我想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了。

今天我为自己换回了十八岁时,我与他第一次同台时的装扮,拍下来一张当初自我介绍时卖萌动作的自拍。

打开电脑看了昨天发的微博“最好的幸福,最好的满足,最好的辛苦,最好的时间遇见最好的你,是否是最好的爱情,我也会有最好的结局吧”的回复

一部分人在期待我的新歌,一部分人在羡慕我最好的年纪与人生,一部分人在讨论那个最好的你,和最好的爱情,大部分人在祝福我会是最好的爱情,一定会有最好的结局。可这份爱的苦只有我知道,这份最好的结局,就是你幸福就好。

在微博上敲下,“大家好,我是何美男,我是我们团的忙内小幺,我最小,我十八岁”附上自拍和最新的单曲《最好的幸福》,点下发送合上电脑。

起身躺回床上,再次将自己隐于黑暗之中,想着和他的曾经,勾起了嘴角
“再见了,微笑哥哥
再见了,姐姐
你们一定要幸福哦”
朵朵红莲在洁白的床单上绽放,床上的人永远留在了十八岁。

枕边的手机响起了这首歌《最好的幸福》,一个名字在屏幕上亮起—微笑哥哥,可惜再也没能接通……

最好的幸福  是把一个人记住 
最好的辛苦  是想你想到哭 
最好的满足  是你给我的在乎 
爱受了些苦  才变得铭心刻骨
爱你的聪明  你的甜蜜 
还有一点点妒忌 
一点点宿命 
一点点憧憬 
日子变长变短 
变好变乱 
变成了回忆 
回忆带着我 
慢慢地回忆
……

次日,网络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前NZND成员何美男自杀身亡》《四千年一遇何美男深夜割腕自杀》……等等关于何美男自杀的新闻层出不穷。所有人都在悲伤惋惜这个永远留在十八岁的少年,所有人都在祝福愿他在天国幸福快乐,真真正正的有个最好的结局。

当在法国撒微笑听到这个消息时,浑身一震,有悲伤,有震惊而更多的是痛。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心像被人挖去一块一样,痛的无法呼吸,泪不自觉的往外流,心里空空的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撒微笑无数次听着那首《最好的幸福》感受着美男当时的心情,照顾美女给美女幸福和美女走过了一生。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在美男离开那一刻才看清自己的心,在他倒下后才知道他已经爱上了他。

前半生他看不清自己的心,让美男几番心碎痛不欲生,后半生他看清了自己的心,却为时已晚,便让他日夜煎熬饱受相思之苦吧。

评论(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