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函

抗双北大旗

只为爱只为你(撒太子&炅谋士)

第一次发贴,祝大家圣诞快乐🎄

他身子不好从不敢碰酒,今晚他孤身一人坐在客栈之中,望着天边那轮圆月,悲从中来,不禁多喝了几杯。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那人调侃的声音“先生如此雅兴在此饮酒,看来这些年过的不错呀!”
他微微一愣闭上眼自嘲的想着,酒还真是碰不得,竟会让他产生心底最深处那人的幻想,只是那人此时远在宫墙之中,怎会出现在此处呢?
摇了摇头,睁开眼,眼前竟是那熟悉的红色身影,他狠狠闭了闭眼确定那人不是幻觉之后,他换了个姿势,掩饰着自己的失态,轻声问了句“太子殿下,近来可好?怎会来此呢?”
那人沉默片刻低声道了两个字“不好”喑哑的声音传来,却不是他心中的答案。
“怎会?我不是医好了鬼妃,难道你们……”话还未说完,他也没有继续。
“鬼妃因父亲之事自杀身亡,先生可知,我找了你三年。”自炅谋士留书离开三年来,撒太子从未停止找过他,甚至因此耽误政事,让皇上对他几番斥责。
“先生可愿随我回东宫?”又是一阵沉默,他直截了当说了此行目的。
“好”一个字毫不犹豫,两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炅没有提鬼妃的事,因为他来南国不久刚刚成了太子谋士,却得知太子妃病重,太子极其伤心。
他为救太子妃不惜以身试药,赌上性命将太子妃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却也只能救她一时仍是时日无多。
他也因此伤了身体,这三年来他四处寻医只是希望能完好的站在那人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并肩沙场。却终是只保了病弱之身。
撒太子也默契的没有告诉他,其实鬼妃两个月后就病逝了,他想保留他的名声也不想让他知道自责,所以对外宣称鬼妃因家族之事自杀身亡。
他们都只是希望无论身在何方,对方一切安好而已。
炅作为撒太子谋士重回东宫,他本以为他们互通心意,可以形影相随朝夕相处。
即使他们身份相隔,不可逾越,发乎情 止乎礼,这些他都愿意。
只是没有想到,他回去之后办的第一件事,竟是太子与胡国公主的婚礼。
而新婚之夜,太子却突然中毒身亡。他痛心疾首,辞去官职,自愿请命去为太子守陵。
下葬那晚,他潜入陵寝,对着太子的尸首痛哭,一诉多年爱慕之心。
原来他本是木兰国的皇子,自幼聪慧机敏,文武双全,尤其痴迷于医书,医术了得。
儿时随父皇到南国朝拜,宴席之后,与撒太子御花园偶遇,初见惊鸿,两人一起游园聊天,甚至谈及政事,两人都是出奇的默契。
两人当时年纪尚小,他却被撒太子的才气深深吸引。他放弃皇子之位,抛弃荣华富贵,将江山拱手相让,只是想伴太子左右与他朝夕相对。
他病弱之躯,这次回来他都不奢望与他一生一世,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在他身旁好生辅佐,甚至为他物色看他娶妻生子。
只可惜天意弄人,这天来的太快,连他小小心愿都不愿成全。
在他落泪哭诉甚至想要随他的心一同陨落之时,腰身竟突然被揽住
”我舍弃太子的身份,以性命相逼,求父皇布下此局,先生,哦不,炅皇子以为是为了谁?”

评论(1)

热度(54)